无标题文档   
 
论坛丨赛迪研究院:工业新旧动能转换成效初显
时间:2017-07-27 10:42:05 来源:工信微报 点击:

     2017年上半年,我国工业经济延续一季度的良好开局。工业增速处2015年以来的高点,出口交货值处2012年以来的高点,工业企业效益增速维持高位,工业投资增速延续去年四季度以来的企稳态势。这些成绩来之不易,表明工业新旧动能转换取得一定成效。但还需清醒认识到,当前工业经济运行中一些长期性、结构性问题还有待继续加力解决。

  

工业运行持续好转

  

  2017年上半年,我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.9%,较去年全年加快0.9个百分点,为2015年以来季度增速最高点。工业新旧动能转换呈现两大特点:

 

  • 一是新兴产业发展加快,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分别高于规模以上工业6.2和4.6个百分点;

     

  • 二是传统产业改造提升效应初现,专业设备制造、载货汽车、家具、家电等延续恢复性增长态势,钢铁、有色等上游行业企业效益保持高增长态势。

  

  在此背景下,消费、投资、出口“三驾马车”共同发力。

 

  • 一是消费平稳增长。前期房地产热销刺激家具家电、装修消费需求逐步释放,上半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.4%。

     

  • 二是工业投资企稳回升。从三大领域看,制造业投资稳中有升,增长5.5%;基建投资增速维持20%以上的高位;房地产开发投资保持8.5%的快速增长态势。

     

  • 三是出口保持中高速增长。受外需回暖、人民币贬值、出口信心增强等影响,工业出口交货值增长10.9%。

  

  尤为显著的变化是,工业企业利润增速保持高位。今年上半年,PPI同比涨幅创近年新高,二季度高位回落,6月份PPI环比下降0.2%,企业效益增速也有所回落。1~5月,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22.7%,自2月份达到高点以来持续回落。从41个大类行业对工业企业利润增长的贡献率看,传统产业仍是主要支撑,贡献率达到72%,先进制造业贡献率为22%。

  

“稳中向好”基础扎实

  

  首先,我国经济增长内生动力形成加速,工业经济增速有望小幅提升。

  

  一是消费将平稳增长。居住类消费增速放缓;汽车消费平稳增长,但汽车购置税优惠政策将于2018年全面取消,年底汽车消费可能大幅增长;石油及制品受价格影响,将小幅回落。共享经济、互联网消费、海外购热潮等正逐步释放出增长新动能。预计2017年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0%左右。

  

  二是工业投资增速有望筑底企稳。从三大领域看,下半年,制造业投资将有望回升,房地产开发投资快速增长,基建投资高速增长。促进民间投资的政策效应初现、市场环境将逐步好转;投资结构逐步优化,高技术产业和技术改造投资力度加大。预计2017年全年工业投资增长5%左右。

  

  三是出口增速稳中趋缓。跨境电商综合实验区建设、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加快推进有利于我国出口。但今年4月下旬以来,部分国家、地区如欧盟出台新规,提高玩具安全标准,我国玩具出口面临国外技术性贸易保护加严的局面。预计2017年全年工业出口交货值增长8%~10%。

  

  其次,区域发展新格局初具雏形,区域新动能加快培育。

  

  一是东部地区工业经济平稳增长。工业增速去年11月以来筑底回升,今年6月同比增长8.2%,4、5月份保持6.5%的平稳增势。各省市加速布局先进制造业,以科技创新引领经济增长,但先进制造业规模尚难以弥补传统产业下降的缺口。

  

  二是中西部地区工业增速稳中趋升。今年6月,中部和西部地区工业分别同比增长8.5%和7.9%。近几年,中西部地区积极对接长江经济带战略和“一带一路”倡议、承接产业转移,投资增速达10%以上,表现出巨大投资潜力,将支撑中西部经济持续中高速增长。

  

  三是东北地区工业增速趋稳。今年6月,东北地区工业增长1.7%,今年3月结束负增长态势,并保持三个月的持续回升。另外,今年3月,国务院发布《东北地区与东部地区部分省市对口合作工作方案》,明确部分地市建立对口合作关系,加快复制推广东部地区改革创新举措,共建合作平台,有力支撑东北工业回暖。

  

  下半年,我国工业将延续平稳增长态势,预计2017年全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6.5%左右。

  

转型重任仍需加力

  

  面对未来,还需清醒认识到,当前工业经济运行中一些长期性、结构性问题还有待继续加力解决。

  

  其一,去产能压力犹存。

 

  • 一是煤炭去产能难度加大。今年去产能将全部涉及目前正常生产的煤矿,关停难度加大;企业内部消化冗员的空间逐步缩小,去产能过程中人员安置问题仍是难点;

     

  • 二是市场倒逼力量削弱。1~5月钢铁、有色行业利润分别同比增长93.5%和57.5%,企业效益持续好转,违规新建产能和已封停设备复产可能性增加;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三是财政部鼓励去产能专项奖补资金实行早退多奖,客观上对去产能企业的激励效应逐步减弱。

  

  其二,工业投资企稳回升基础还不够牢固。

 

  • 一是制造业投资增速能否企稳还需密切关注。伴随PPI环比增速连续三个月为负,企业效益增速逐步趋缓,将影响企业投资积极性;

     

  • 二是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趋缓。货币供应速度放缓,资金面明显收紧,房地产开发资金来源受限;同时一系列楼市调控政策出台,房地产企业对投资将趋于谨慎;

     

  • 三是基建投资高速增长基础不稳,主要原因是政府财政发力稳增长后劲不足、PPP项目落地实效不够、预算约束等。

  

  其三,“脱实向虚”还需加大扭转力度。

 

  • 一是资金等生产要素脱实向虚影响实体经济创新动力。今年以来,我国本外币工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增速明显低于2014、2015年增长水平;本外币工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占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的比重自2011年以来逐季下降;

     

  • 二是经济脱实向虚影响我国产业竞争力。上半年,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8%,超过英、美、日、德等经济体;而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已低于预警监测30%的标准。

  

  其四,新旧动能转换需进一步加力。

 

  • 一是新兴产业发展速度较快,但其规模仍很难与传统产业等量齐观。今年上半年,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3.1%,但占工业比重仅12%;

     

  • 二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带来的经济增长多是替代性增长,对稳增速贡献有限;

     

  • 三是新动能的培育既需要人才、技术、资金等创新要素的足够投入,也需要体制机制等领域的深层次改革,新旧动能接续转换也将是一个长期过程。

  

 

下半年抓好四项工作

  

  多措并举,打好去产能攻坚战。

 

  • 一是加快建立市场化退出机制,在煤、钢等产能过剩严重的行业,建立优胜劣汰市场化退出机制试点,并推广到有色、建材等行业。对不符合国家能耗、环保、质量、安全等标准要求和长期亏损的产能过剩企业,进行关停并转或剥离重组;

     

  • 二是减少无效和低效投资,从源头控制落后产能,重点落实煤、电等行业“消一批、缓建一批、缓核一批”的政策,减轻后期去产能工作难度;

     

  • 三是积极开展有色、船舶等行业的去产能工作,深入探索资产债务规范处置的方式方法,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开展债转股;

     

  • 四是去产能政策应与宏观政策相配合,与需求侧的稳增长有机结合,与技术升级和产业布局调整紧密联系,在抑制产能过剩的同时推进行业转型升级。

  

  狠抓落实,激发投资活力。

 

  • 一是增强制造业对投资的吸引力,深入结合传统产业改造升级的具体任务,寻找国家产业政策和传统制造业变革的契合点,设立产业投资基金,鼓励以先进技术改造和提升传统产业,改善企业投资预期,增强投资信心;

     

  • 二是充分激发民间投资积极性,鼓励民营企业通过发行债券进行融资,加大对优质民营企业上市支持力度,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题;

     

  • 三是继续降低民间投资准入门槛,引导民间资本流向高新技术产业、装备制造业等新兴行业;

     

  • 四是通过PPP等方式为基建投资提供持续稳定的融资,提升基础设施建设对工业行业发展的拉动力,充分发挥基建投资的经济稳定器作用。

  

  深度融合,促进虚实共进。

 

  • 一是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降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,改善企业生存环境,促进人才、技术、资金等创新要素向实体经济聚集,增强企业技术创新能力,提高实体经济回报率,提升实体经济质量效益和竞争力;

     

  • 二是积极推动金融体制改革,鼓励金融机构创新金融服务;多渠道推动股权融资,提高直接融资比重,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;

     

  • 三是继续做好产融合作试点城市示范工作,积极探索产融合作的新模式和新路径,强化金融对产业的支撑作用,营造产业与金融良性互动、互利共赢的生态环境,促进实体经济提质增效。

  

  步步为营,推进新旧动能转换。

 

  • 一是加快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,在智能识别、纳米级芯片、基因工程、新材料等前沿技术领域积极寻求突破,抢占战略制高点,引领新兴产业发展;

     

  • 二是加强对共享经济、数字经济等新兴领域的监管,引导龙头企业做大做强,快速形成有效供给,并构建上下游一体化的产业链条,充分释放新兴市场的需求;

     

  • 三是大力推动传统制造业与大数据、物联网、工业设计等领域的深度融合,加强制造业智能化改造,打造智能制造产业生态系统,利用新技术、新模式加速改造提升传统产业,让传统产业焕发出新动能。